11月22日北京巡演 陳珊妮和她的“少年A”觀察報告
2019年11月20日 10:05  來源:新京報  宋體

  對于許多華語樂迷而言,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,那便是準時與陳珊妮的音樂作品相遇。

  2019年,陳珊妮帶著《Juvenile A》(少年A)回來了。在“未來考古學”的主題概念下,陳珊妮以日本漫畫家、動畫導演大友克洋科幻作品《阿基拉》中一個觀察小組的名字為這張專輯命名,探討了諸多當代社會議題——例如,以科學家“巴夫洛夫”的經典實驗延伸出的“生活制約”;例如,與政治哲學家漢納·鄂蘭的學說一脈相承的“網絡文字言語霸凌”;又如,在《恐怖谷》中,陳珊妮邀請來周筆暢、田馥甄、徐佳瑩等藝人以及各行各業的女性工作者參與,在MV開頭把她們變成千篇一律的大眼睛、高鼻梁、尖下巴的“網紅”形象,以探討“女性的身體焦慮”……

  陳珊妮將她對各類影像、書籍、音樂的龐大儲備內化,用旋律與歌詞展示出了一部2019年當代青年生存與生活圖景。但是,2019年的陳珊妮及其作品,又應當怎樣被記錄?在專輯發行之后、11月22日北京疆進酒“少年A”巡演上演之前,新京報記者與陳珊妮進行了一次對話。也許,從那些疑問句的答案,被選擇的選項與被填補的句子之間,人們可以獲得另一種關于陳珊妮和她的“少年A”的咀嚼方式。

  【問答題】

  專輯

  新京報:很多人會通過《Juvenile A》得到一些思考和啟發。若你從客觀聆聽者而非創作者的角度出發,從陳珊妮的這張新作品中,你可以得到什么?

  陳珊妮:思考關于自身與這個時代,自己變成什么樣子,時代的樣貌,以及我們還可以做點什么。

  新京報:《恐怖谷》的歌詞中有一個疑問句“什么才是你的屬性”,那么,什么才是陳珊妮最重要的屬性?

  陳珊妮:“A”吧,最??吹礁杳緣姆蠢《際嗆蹵,能成為氣場爆棚的人物也是挺不錯的。

  新京報:若能生活在《阿基拉》里面,你覺得自己最適合的角色是“Juvenile A”嗎?或是其他?

  陳珊妮:Juvenile A觀察團的任何一員吧,畢竟成員都是全球頂尖的人物,能夠將自己放在一個制高點思考觀察這個世界的現況。

  新京報:能否分享《惡靈武士》《漢納怎么說》《巴夫洛夫》這三首歌曲中提到的歌德、漢納·鄂蘭和巴夫洛夫這三個人物,分別對你產生過哪些影響?

  陳珊妮:歌德的作品對于很多人影響力很大吧?《少年維特的煩惱》和《浮士德》,他的詩作尤其更是;我用漢納·鄂蘭的作品《平庸的邪惡》作為引子,希望大家思考更多關于這個網絡時代的事,他的作品需要很多時間咀嚼,我到現在始終還沒看完他的作品《人的條件》,但始終可以從他的著作思考很多事;巴夫洛夫的實驗,一直到開始做唱片宣傳,我才發現不是所有人的基礎教育都存在著巴夫洛夫這個名字,這讓我挺訝異的。

  新京報:《玉女穿梭》里找來了琵琶樂手鐘玉鳳合作,在傳統民樂領域,你還有其他偏愛或好奇的樂器嗎?

  陳珊妮:二胡!我很喜歡二胡的聲音,家里有把琴,還試圖學過一陣子,因為覺得二胡太美聲音太憂傷,很是喜歡。

  新京報:請向2054年的人類推薦一首2019年誕生的歌曲,并請說明原因。

  陳珊妮:《成為一個厲害的普通人》吧,我認為這首歌留下了當代青年的一些共同記憶,應該能成為2054年的人類搜尋2019世代青年的線索吧。

  巡演

  新京報:“少年A”的音樂編排與視覺設計,前期大概花費了多久才讓它們得以實現?籌備的過程中,拓展了你的哪些音樂經驗?

  陳珊妮:從春天我們就開始前制,我很在意前期方向的討論,也盡可能地讓每一個工作環節的人,都理解作品的意義。籌備的過程大都在實踐自己所累積,關于自己在視覺和聽覺上的想法,尤其我將這次巡演視為一個完整的作品,所以花更多時間在處理大量的資訊如何能夠在演唱會呈現這件事,是一個比較具有深度的探討,對所有工作人員來說,應該都是和以往不一樣的工作經驗,更多屬于意識上的東西。

  新京報:在演唱會上臺前的十分鐘里,你一般會做些什么?

  陳珊妮:上臺前的十分鐘我只要求安靜,讓自己保持最好的專注力和準確度。

  新京報:如果來觀看演出的觀眾都是不擅長情感表達的孤僻鬼,你會用什么方法跟他們互動?

  陳珊妮:我通常不會特地準備關于觀眾互動的部分,因為這必須是即時的情感表現,否則會顯得很虛假,所以我都是看氣氛做出當下直覺的反應,我不希望破壞live當下的直率與真誠。

  新京報:在最近來大陸舉辦“少年A”巡演的路途中,你都聽了誰的哪些歌曲?能否推薦一下。

  陳珊妮:這大半年很忙,音樂都聽得很混雜隨性,我幾乎都會在零碎的時間,尤其是交通移動的過程中聽音樂。什么都聽啊,韓國歌手Zico的新歌,和我有合作的許正泰的樂隊傷心欲絕的新專輯,今天路上聽了Bon Iver的新專輯,還聽了Jade的《Siren ft. Meego》,看心情聽音樂。因為工作上需要聽很多不同類型的東西,有隨時擴充音樂資訊的習慣。

  關于自己

  新京報:作為普通人而非唱作人、制作人的陳珊妮,有哪些其他人所不了解的厲害之處?

  陳珊妮:我不覺得自己有什么特別厲害之處,不過相較于身邊的朋友,我似乎很善于在同一時間處理數件非常復雜的事務,我很喜歡復雜的事,尤其喜歡同時進行兩件以上的工作,我喜歡讓龐雜的事變得有條理,也擅長決定。

  新京報:作為資深創作宅,如果給你24小時的戶外時光,你會怎樣安排?

  陳珊妮:曬太陽,我挺喜歡曬太陽的。拍照,我喜歡補充對于光的反應與想法。

  【填空題】

  1.在巡演舞臺上,我的偶像包袱數值為 50  (滿分100分),我最在意 與自己的平衡感 。

  2.一場巡演下來,我的體力會消耗掉 100% , 好好睡一覺 之后,就會恢復滿格元氣。

  3.做金曲獎評審團主席是一件 辛苦 且 難為 的事情,因為 美學的事都很主觀,無論結果如何都很難取悅所有人 。

  4.2020年,如果做不到 好好休息 的話,我就在下一年金曲獎舞臺上表演太極拳招式“玉女穿梭”。

  【附加題】

  1.以下三個選項中,你絕對不愿意錯過的合作機會是?原因是?

  A,和Hyukoh一起在時裝周走秀

  B,和山田孝之共同主演一部偶像劇

  C,和Kanye West面對面freestyle

  答:C!Kanye West是個太強悍太有趣的人,我不想錯過任何與他見面的機會。

  2.在合作過的藝人中,如果評選“最搞笑的”、“最嚴謹的”、“最有魅力的”三個獎項,你會分別頒給誰?

  答:最搞笑的肯定是吳青峰,總是被他逗得呵呵笑。

  最嚴謹的是林宥嘉,他對于工作很鉆牛角尖,不過也因此累積了不少能力。

  最有魅力的是周筆暢,我覺得有自信與核心價值的人很有魅力。

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楊暢

編輯:王曉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