笑聲背后的嘆息與喘息——新民晚報獨家專訪陳佩斯
2019年11月14日 10:20  來源:新民晚報  宋體

  笑聲背后的嘆息與喘息

  ——本報記者獨家專訪上海國際喜劇節藝委會主席陳佩斯

  光陰常無蹤,詞窮不敢道荏苒。就連當年那些春節的晚上,守在電視機前,邊收紅包邊看陳佩斯朱時茂《吃面條》,笑得合不攏嘴的孩子們,如今也兩鬢斑白,也難怪當年的“陳小二”成了白胡子爺爺。雖然電視上再也尋不見蹤影,但他在舞臺上依然堅持“搞笑”,也會累到喘,恨到嘆。但他不服老,身為本屆上海國際喜劇節藝委會主席,陳佩斯再攜《戲臺》來到上海,今明兩晚獻演上海保利大劇院。他說:“別以為國外的喜劇就一定比中國的好!”

  很艱難 摸索的日子

  和去年一樣,陳佩斯這次帶來上海的喜劇《戲臺》早早售罄,其實也不光是上海,這臺戲走遍各地都是一票難求,陳佩斯到底還是搞笑的老法師,江湖任紛爭,一壺淡茶笑侃風云。和去年來上海一樣,他還是穿著那件襯衫,他說,“也不是念舊,就是穿著軟和,舒服?!焙退南芬謊?。

  功力雖說不減當年,到底也上了年紀,一開口“陳小二”也喜歡“想當年”了,“我只是起步比別人早一點而已?!背屢逅顧?,“最初,我們做小品,沒有現成的模式可以套,都是自己摸索的,起初都是移植電影里的喜劇方法?!弊勘鵒炙閌淺屢逅溝諞桓隼鮮?,所以幾十年來,陳佩斯都在臺上扮演一個小人物,時隔多年,陳佩斯后來懂了,“如果把喜劇翻過來看,就是悲劇?!鋇比?,這是后話了。

  無章可循的那些年,陳佩斯也遇到了不少貴人?!霸諍筇?,馬季、姜昆他們過來手把手地教我們,什么叫三翻四抖,語言的節奏,釋放包袱的節點……”在每次爆發的掌聲中,陳佩斯感受到了傳統的相聲中的高超技巧,《吃面條》大獲成功的同時,也定義了中國熒屏史上小品這種藝術形式?!爸泄墓湃撕苡兄腔?,早就開始用‘誤會法’來做戲,我們也借鑒到了小品《羊肉串》?!痹俸罄?,陳佩斯和朱時茂也有了創新,“《警察與小偷》第一次用錯位的方法來表演……”如今,“陳小二”和“老茂”一個在深山修行,一個縱情于江湖,在各自的陣線上繼續前行,有時候也會聚聚,懷念當初,評點今天,各自安好。

  穿過歲月,陳佩斯在今年的國際喜劇節上欣喜地說,“我知道上海這次有一部《演砸了》非常棒,前段時間他們去北京演出,我們公司所有的人都去看了,我是第一次聽到,這么多人一致夸贊一部上海的喜劇。這說明,中國的喜劇人對喜劇掌握地越來越熟練了,我知道這很不容易?!?/p>

  要加油 未來的孩子

  既然是國際喜劇節,陳佩斯告訴年輕的后輩,“也不要以為國外的喜劇就一定比中國的強,全世界都缺好的喜劇劇本,這個國外和中國沒有什么兩樣?!輩還?,陳佩斯也坦言,如今的年輕人基本功薄弱,“喜劇的專業技巧也許幾個月就可以背下來,但是真要熟練掌握,也許300場的演出才剛剛過關?!?/p>

  現在,陳佩斯也做喜劇訓練班,這些年,前前后后也畢業了兩百多個學員了。兒子陳大愚是第一期的學員,有一次,陳大愚曾說,陳佩斯平時在與自己弟子們的交流之中,可以說是一個嚴師了,不僅不茍言笑,而且對于徒弟們無論是在生活作風還是在藝術追求方面,他都有著自己的標準,如果哪一個徒弟沒有按照他的要求,那便少不了陳佩斯的一頓斥責。

  在訓練方面,陳佩斯對于學員的要求有點特別,他讓學員們堅持跑步,“在劇場里使用麥克風,當聲音大到可以回響在整個劇場的時候,你的肢體力量也要與之匹配?!背屢逅顧?,“現在的年輕人,條件好了,但是唱歌、舞蹈……這些基本功卻下降了?!背屢逅寡劾鋝蝗嗌匙?,就是要孩子跑起來,臺上一分鐘,臺下真要十年功。

  不僅言傳,陳佩斯也身教。別說當年在春晚后臺,就是如今站在《戲臺》之上,陳佩斯也是在不動聲色間拼盡全力,“以前是汗水從頭濕到腳,襪子都是濕的。最近,演出結束后我把襯衣脫下來,公司同事說‘陳老師,襯衣沒那么沉了’。我出汗出得少了,以前演出時旁邊給我備著兩瓶鹽水,慢慢變成一瓶?!背屢逅鉤腥險舛際槍ケ硌菪∑肥備叨冉粽叛傻南骯?。

  有人說,喜劇人臺上歡樂,臺下憂傷。陳佩斯說,“我不憂傷,我覺得做喜劇很快樂,通過努力讓大家開心我很滿足,還能養家糊口,還憂傷什么?”

  本報記者 吳翔

  陳佩斯近影及劇照 本版攝影 記者 郭新洋

編輯:王曉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