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西淘宝快3开奖—文昌—正文 分享
文昌花燈手藝人鄒宏達:守望“送燈”四十載
2019年02月18日 15:45  來源:海南日報 
鄒宏達在制作花燈。海南日報記者李佳飛見習記者林曦攝
鄒宏達在制作花燈。海南日報記者李佳飛見習記者林曦攝

  文\見習記者 林曦 海南日報記者 李佳飛 特約記者 黃良策

  2月13日,大年初九,文昌市會文鎮文山村張燈結彩。傍晚時分,村子里熱鬧起來,大人小孩一個個掌著印有“?!薄笆佟薄跋病薄岸〔乒笫佟鋇燃榛暗幕ǖ?,開始“送燈”巡游了。

  “送燈”,是文昌農村地區過年的傳統民俗。每年正月初三到十五之間,各個公廟都有一個固定的日期舉行“送燈”活動,熱鬧、喜慶,儀式感滿滿,寄托著人們對美好生活的祝福和期望。

  這一重要的民俗文化活動得以延續的背后,是花燈制作手工藝人默默的堅守。在文昌會文白延村,海南日報記者見到今年已經70歲的花燈制作者鄒宏達,他從上世紀70年代開始自學燈籠制作手藝,到如今已制作燈籠40余年,經他手而出的各式燈籠不計其數。

  自學技藝的有心人

  在白延村鄒宏達家的庫房內,各種造型、色彩鮮艷的花燈擺滿一地。每年春節前后,都是他最忙碌的時候,不僅要做花燈,還要設計新圖樣,幾乎每天都要忙到深夜。

  “那是幾十年前了,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認識了一位做花燈的老匠人,從此對做花燈產生了興趣?!?/p>

  鄒宏達說,他自幼喜歡文藝,初中時曾參加校文藝隊,后來回村組建了八音樂隊。每到過年“送燈”的時候,村民就會邀請八音隊表演和組織盅盤舞。

  可惜的是,老匠人只一心做花燈,技藝卻秘不傳人。那時,老匠人請鄒宏達幫忙送燈,6塊錢的燈,幫著送好后,老人給他1元工錢??墑撬檔較胙ё齙頻氖焙?,老匠人卻說:“可以給你20塊錢買煙酒,但是手藝傳不得?!閉餼浠?,讓他至今仍然記憶猶新。

  “只要是有心人,就能學懂?!庇行┎環淖蘚甏錕甲匝Щǖ浦譜?。他默默地看著,自己琢磨著,一有空時就動手操作起來,直到手被竹簽磨起了老繭,關節處刮滿了傷痕,他依葫蘆畫瓢做的花燈骨架開始有了幾分模樣。

  第一年,鄒宏達做了36個花燈,賣了100塊錢?!暗筆焙蕓?,給老婆和孩子都買了新衣服?!彼?,此后,他便一直堅持做花燈,漸漸就有了名氣。

  勤學苦練的手藝人

  “那是我的作品,從備料到制作足足用了一周時間,竹子的選材、花紙的樣式設計,都力求精致?!?/p>

  說起會文鎮文化館的一件花燈,鄒宏達難掩自豪。那是1995年,文化館負責人找到鄒宏達,讓他做一件花燈參展非物質文化展。經過精細雕琢,一米余高的花燈很快在他手中成型,如今仍在文化館中收藏展覽。

  制作花燈骨架的時候,將六根竹簽攔腰打上框,竹簽與竹簽之間不能用膠粘合,而是將竹簽彎折著疊進去,看似簡單的骨架,卻是要對技術有著足夠的熟練,對于手藝的竅門,鄒宏達自有心得。

  “其實最難的是頭兩年,不太了解工藝的技巧?!弊蘚甏鎪?,在他獨立做花燈的第二年,從當年9月份,他就開始備料竹坯,做了近100個花燈,但是因為用了新竹子,到了年末打開庫房一看,花燈都發霉了。這件事給了他難忘的教訓,此后,鄒宏達決定外出學習經驗。所以一過完正月十五,他就趕忙連夜去文昌城區看花燈展,學習別人家的經驗和新技術。

  在家人眼里,鄒宏達對制作花燈有著幾分癡迷。他一般一天能做好20個花燈骨架,家里人便幫忙糊紙、貼花。

  一把陪伴了鄒宏達幾十年的小刀,刀刃已被磨得锃亮。

  隨著技藝越來越純熟、靈巧,請他做花燈的人也越來越多。

  除了花籃燈、魚燈等傳統的燈樣,小鳥、飛船等新式樣的花燈,鄒宏達也會做?!骯晗睬?,小孩子們很喜歡?!彼?,遇到有設計要求的花燈,他會用心思索良久。

  一次,臨近鄉鎮的“燈頭”(主持送燈儀式的領隊)慕名來訂花燈,大家都不知道做什么圖案好,最后鄒宏達設計制作了一個1.3米高的六角亭子燈,大家都說好。

  持之以恒的守信人

  今年春節,有5個村子的“燈頭”都向鄒宏達訂制花燈。于是,他連日連夜趕工,精心制作,及時完成所有花燈的制作?!耙允止す畹?,一定要守信用?!弊蘚甏锏募胰慫?,多年來,送燈的日子和時間不會變,這是老鄒給自己定下的規矩。

  當天,不到7時,鄒宏達給梅山下村送過花燈后,他的兒子又送燈到文山村。

  夜幕初降,文山村今年的“燈頭”敲起銅鑼,村民便陸續趕到村文化活動廣場。隨著八音的響起,嗩吶爭鳴,最開心的是孩子,小孩子們舉著船燈或提著花燈,嬉鬧著看著點燃了的“?!鋇?、花籃燈等傳統花燈被大人們用木桿擔起,大家都掌燈、列隊,開始環村游巡。

  也許藝術都是相通的,除了制作花燈,鄒宏達還喜歡唱歌,有時還自己創作幾曲。不忙的時候,鄒宏達會在八音隊演唱自己的原創歌曲《家鄉是個大花園》。即便沒有配樂,他也能清唱幾句,用唱瓊劇的腔調,隨性而至。到現在為止,他已經寫了十余首歌唱家鄉的歌曲。

  一件花燈,從骨架、燈戶、燈群直到綴好燈花,就如同一個人的人生一般,經歷著初萌、出生和成長,都等待著燭心被點燃的璀璨……在鄒宏達的眼中,這就是最美的時刻。


編輯:黃藝